言情小說  武俠小說  現代小說  外國小說  偵探小說  科幻小說  古典小說  紀實小說  輕小說  簡體版

讀川端康成《雪國》的物哀之美

川端康成是日本文學史上不可逾越的一座豐碑,他的文學作品中展現出了日本傳統文化和當時的社會環境。物哀思想作為構建日本傳統文化不可或缺的一環,成為日本文人寓情於景、寄托哀愁的普遍介質。川端康成的文學作品中,也處處能感受到這種悲觀主義哲學。本文以其小說作品《雪國》為中心,從日本傳統的物哀思想出發,探尋《雪國》所表現的物哀情感,繼而分析展現川端康成傳統與自我,現實與迷茫交織的,獨特的物哀思想。

1. 川端康成作品的創作背景

1.1 個人經曆

1899 年 6 月 14 日,出生於大阪的川端康成兩歲失孤,三歲喪母,七歲時撫養他的祖母病逝,15 歲祖父也去世了,少年時代便孑孓一身的他陷入無限了苦悶和陰鬱中,對他日後的文學創作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川端康成有深厚的家學淵源。家族環境的薰陶使他對傳統文學耳濡目染,而身處在大變革的時代,川端康成成功地找到了東西方文化與當代日本文學的契合點,從而衍生出既具有民族性,又具有世界性,既具有傳統精神,又具有現代氣派的新感覺派文學。

1.2 社會背景

川端康成的作品《雪國》創作於 1948 年,正處在戰後投降,人心浮動的特殊時期,社會意識上呈現出迷茫焦躁、混亂不堪、尋求出路的思潮。以川端康成為代表的新感覺派作為一支新的文壇力量開始活躍,他們主張不再通過視覺進入知覺、把握客觀規律認識世界,而是通過變形的主觀來反映客觀世界,描寫超現實的幻想和心理變態;強調藝術至上,認為現實中沒有藝術,沒有美,因而在幻想的世界中追求虛幻的美。

2.《雪國》的藝術特色和表現手法

2.1 作品形象分析

2.1.1 島村的形象分析

島村的形象是川端康成進入雪國世界的媒介,島村的所有心理刻畫和思想樊籠,所有的情感糾葛和人世體驗,都是以川端康成為藍本進行的再創作,島村本身的人物形象並無特點,但他與兩位女性之間的種種糾葛,對駒子的不倫愛情,對葉子的微妙情愫,都是川端康成自身物哀思想的展現。

2.1.2 駒子的形象分析

駒子是《雪國》中刻畫最為細致的人物,她熱情果敢,充滿少女的活力,同時也是個充滿毅力不向生活屈服的苦命人。在川端的描寫下,駒子這一形象展示了一種女性美,不是體態行義上的柔美,是一種愛情之女性美,不求回報,纏綿而果敢,獨立而熱情的物哀之美。

2.2 景物描寫和人物描寫

首先在對於銀河的環境描寫中,對於銀河的唯美渲染,展現了川端文學注重卓越的感受性這一特點,對比銀河無限的深邃和島村渺小的身影,帶有強烈的物哀思想色彩,很好的展現了對自然美的感動。這種突出自身渺小,與宇宙形成強烈對比,從而發出感慨的寫作方式,是受虛無主義影響的直接證據,具有“空”“寂”的思想特點。

川端康成在終章寫“葉子的死”這一場景時花費了大量筆墨,在川端康成眼中,葉子的死是美的體現,她內在的生命在變形,變成另一種東西。 死亡沒有結束,因為這種死亡美,葉子由此出現新生。這種川端式的死生觀,賦予葉子物哀特色的美感,以死亡為意象,發出美的感慨,這是物哀思想的表現,也是虛無主義生死混為一談的表現。

3. 川端康成的物哀思想

3.1 川端康成對物哀思想的繼承

紫式部在《源氏物語》中多次提到“哀れ”,又經常把“物”作為前綴,在本居宣長的理解下,出現了日本物哀思想的基礎內涵:物哀就是面對世間萬物所發出的感慨。

物哀思想最重要的在於“哀”,是對世間萬物產生的哀感,就像《雪國》中:蝶はもつれ合いながら、やがて國境の山より高く、黃色が白くなってゆくにつれて、遙かだった(蝶兒翩翩飛舞,一忽兒飛得比縣界的山還高,隨著黃色漸漸變白,就越飛越遠了)。在上面的句子中,平淡無奇的筆觸下,描繪了蝴蝶越飛越高的景象,單純的一個“遙”便能感受到這股淡淡的無可寄托的哀愁。可以說,單純從物哀思想的領域來看,《雪國》是這裡面的佼佼者。

3.2 川端康成對物哀思想的發展

死亡是川端文學永遠離不開的命題。受其幼年時期的影響,寫作中,面臨死亡,將這種痛苦轉化為虛無是川端康成文學的一大特色。雖然死亡令人恐懼,但在川端康成的筆下,死亡被賦予了另外的含義,不是終結而是新生。

川端康成對於死亡的描寫大多是平淡中隱含著濃烈的情緒,表達出對死亡美的狂熱迷戀,摻雜著對人情世故的感動。從表現手法上看,通過描寫雪國美景,於隱忍的平淡中見濃烈的哀愁,營造的強烈反差感是與傳統物哀思想的表現截然不同的,這種意識流表現手法借鑒了西方文學,是川端康成作品的一大特色,相比傳統物哀更加極端。

另外,在《雪國》中,川端康成一直試圖描寫一個純潔美好的雪國景象。在這片雪鄉中,也有著生老病死,福禍平安,但更多的闡述了避世思想,對於人生持有消極態度。島村研究舞蹈,沉迷虛幻世界,以填補精神上的空虛,這種單純的虛無主義與文章中的物哀思想相得益彰,共同構建了完整的《雪國》世界。

結語:在川端康成的物哀思想中,明顯融入了虛無觀和無常觀,在《雪國》中,島村對於葉子的死亡場景產生了美的感官享受。這種面對人生無常,生死變換而發出的物哀感懷和美學欣賞,就是川端康成的物哀思想內核。川端康成善寫死亡,由死見生,向死而生。川端康成的死亡美學並不是單純的悲觀思想,而是在死亡中見證美,永葆美,從而達到美學意義上的新生。

轉載請注明出處,謝謝! https://bailushuyuan.org/novel/traditional/reviews/31


轉載請注明出處,謝謝 https://tw.shuhai.org/articles/43/

白鹿書院  言情小說  武俠小說  現代小說  外國小說  偵探小說  科幻小說  古典小說  紀實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