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武俠小說  現代小說  外國小說  偵探小說  科幻小說  古典小說  軍事小說  紀實小說                  

《我為死囚寫遺書》歡鏡聽行道現代小說全文線上看

我為死囚寫遺書自序
         自序
  公元2006年5月25日,《重慶晚報
》用半個版面介紹了中國“歡”姓第一人——
歡鏡聽。當天下午,香港鳳凰衛視與歡鏡聽取
得聯係,為他製作了一期專題節目,2006
年6月20日晚,香港鳳凰衛視在“冷暖人生
”欄目中用四十分鐘時間向海內外廣大觀眾介
紹了歡鏡聽曲折、傳奇的人生曆程,其中,重
點介紹了歡鏡聽在監獄中為死囚寫遺書的特殊
經曆。緊跟著,河北電視台、重慶電視台、時
代信報、南京周末等媒體也將關注的目光投到
歡鏡聽身上……
  “歡鏡聽”即我本人——這是我的真名。
我的筆名叫作:歡鏡聽行道。
  1996年10月至1998年4月,我
曾在重慶市某看守所有過一年半的牢獄生涯(
詳見附錄《中國“歡”姓第一人》)。在獄中
,我曾經為一百多名死囚寫過遺書,為他們辦
理過今生今世交待的最後的“後事”。當時,
這些鮮活的生命離執行死刑的時間,僅有十多
個小時了。坦誠地講,當我為死囚寫第一份遺
書時,筆尖禁不住劃破了好幾張稿紙,內心的
戰栗(並非震撼)讓我好多天難以平靜。可是
,當我替死囚寫了數十份遺書後,那種內心的
戰栗因司空見慣而漸漸趨於平常,到後來,坐
到我面前的,似乎不是鮮活的人命,而是自由
市場上那些待宰的活雞,也就是說,在見多了
死刑犯之後,我的心靈也磨出了厚厚的趼子,
對生命不再抱有敬畏,而是一片麻木。
  我在動筆寫作本書時,已經是20世紀末
葉,待到脫稿時,正逢全世界都在慶祝新千年
——21世紀的到來。那段時間,似乎全世界
任何一個角落都掛滿了千禧年的橫幅。儘管,
有許多學者在媒體上大聲提醒人們:新千年應
該從2001年算起,而且,千禧年這個提法
也不準確。然而,學者們的呼籲並未阻擋人們
迎接千禧年的熱情。也許,在大多數的人們看
來,新千年多算一年還是少算一年,無非是早
一天或晚一天的區別,跟千載難逢這樣需要等
上一千年才能遇上一次的新千年相比,似乎不
用太過計較了。何況,人類曆史上,從未有人
活上一千年;更何況,古往今來,人類生生滅
滅,又有多少人在活著時剛好踏上辭舊迎新這
個坎兒上的?而且,這一次是真正的一辭一千
年、一迎一千年,套用一句佛經中生死輪回的
話來說:一千年的光陰,夠生命輪回好多次了
。基於這個原因,有朋友戲言:《我為死囚寫
遺書》是一部跨世紀的作品——不是跨一百年
這樣的世紀,而是一下子跨了一千年。
  在這期間,有好多次,我試圖把這些案例
12
選擇章節:
點擊此處翻到第一頁(Home)
點擊此處翻到最後一頁(End)
點擊此處翻到前十頁(PageUp)
點擊此處翻到後十頁(PageDown)
點擊此處翻到前一頁<-
點擊此處翻到後一頁->或空格

小說推薦

現代都市風景——論亦舒與瓊瑤言情小說之差別金庸小說之十大經典愛情片段

其它作品

我為死囚寫遺書

言情小說  武俠小說  現代小說  外國小說  偵探小說  科幻小說  古典小說  軍事小說  紀實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