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武俠小說  現代小說  外國小說  偵探小說  科幻小說  古典小說  軍事小說  紀實小說                  

《慢慢呻吟》凸凹現代小說全文線上看

慢慢呻吟
          序
  從昏迷中逃亡
  ——(慢慢呻吟》序
  祝勇
  曆史永遠是屬於回顧者的。在曆史中行走
的人感覺不到曆史的存在,就如同魚兒感覺不
到流水的存在,星辰感覺不到天空的存在。曆
史對於當時處境中的人具有一種天然的催眠作
用。從某種意義上講,在曆史環境中,人們不
大可能有清醒的自我意識和曆史意識,這一發
現會令我們陷入悲哀,但這卻是無可奈何的事
。誠如一位論者所說:“相對於時代和社會的
偉力來,個人——我們常常強調的這個詞——
不僅是非常渺小無力的,而且可能是虛假的,
也就是說,它其實並沒有多少個人獨特的——
與他人相區別的——內涵。常常我們以為是個
人性的經驗和記憶,其實是時代和社會一手塑
造的。時代和社會當然是大手筆,所以塑造的
對象就不會僅僅局限於某個個人,而是廣及一
代人。幾代人乃至一個或多個民族。”(張新
穎:《讀小說·之六》,載《小說家》一九九
九年第一期)
  在二十世紀中國,一般人恐怕不必指望去
逃避曆史強加給他的規定性成長,這句話儘管
帶有些許宿命色彩,卻在一定程度上表述出命
運的深味。真正令人敬佩的不是曆史的掌握者
,而是個人的發現者——那些看得見自己的身
影的人,一定有一雙不同尋常的眼睛,可以讓
被歲月催眠了的知覺儘早蘇醒過來——是從波
平如鏡的紹興古城挾傘出走的魯迅,是在銳利
的痛苦中綻放成最美麗花朵的蕭紅,是把血雨
腥風斷然關在窗外的沈從文,是在光怪陸離的
、碎片似的夢魘中觸摸歲月肌膚的餘華……是
那些在深夜裡拒絕睡眠的眼睛,發現曆史的遠
景裡浮現出來的不是冰冷的石頭,而是鮮潤的
血肉人心。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心靈史。這句話真的是
名言中的名言,這句話一針見血地道出了小說
的本質。小說的要務,便是從昏蒙的時間中醒
來,發現夾在曆史急流中的個體滋味,重新觸
摸曆史在每個人的臉上打下的烙印,在藝術的
真實中還原生命的痕跡。撫摸自己的疼痛即是
撫摸別人的疼痛,感受他人的快樂亦是感受自
身的快樂。小說的本質不是描述什麼曆史畫面
,而是真實的心靈圖景。所以,小說總能為我
們提供比曆史學、社會學、政治學、民俗學、
人類學。心理學……豐富得多,也深刻得多的
東西。描述曆史過程是史學的事,史筆出自官
衙,小說則源於市井。小說的出身,與小說敘
述的私人性是吻合的,因而,無論從起源上看
12
選擇章節:
點擊此處翻到第一頁(Home)
點擊此處翻到最後一頁(End)
點擊此處翻到前十頁(PageUp)
點擊此處翻到後十頁(PageDown)
點擊此處翻到前一頁<-
點擊此處翻到後一頁->或空格

小說推薦

老外對金庸小說的理解 暴笑!讀古龍武俠小說的快意恩仇

其它作品

慢慢呻吟

言情小說  武俠小說  現代小說  外國小說  偵探小說  科幻小說  古典小說  軍事小說  紀實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