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武俠小說  現代小說  外國小說  偵探小說  科幻小說  古典小說  軍事小說  紀實小說                  

言情小說的偽女性主義

          
言情小說的偽女性主義

  好吧,先承認我很無聊,暑假裡又和廣大小朋友一樣,看湖南衛視播了幾百遍的《還珠格格》。以前我只看前兩部,這次也看了人馬全換過的第三部。我有個很不敬的想法:第三部劇本有可能不是瓊瑤自己完成的,會不會有新鮮作者加入討論,或是乾脆執筆了一部分甚至更多。因為有一段處理和瓊瑤一以貫之的思路完全違背:那就是永琪為小燕子放棄了王位,狠心拋下他青春美貌的“第三者”知畫,連自己的親生兒子也不要多看一眼,這簡直是女權主義的完勝,“不愛江山愛美人”的清裝版。起碼愛德華八世之前無妻無子,早就對了無生趣的王室生活和皇阿瑪極度不滿,與受儘嗬護的永琪境遇不同。

  在瓊瑤過去的小說中,三角糾葛是非常常見的,而她基本是站在入侵者的立場上,這也是她這幾年被抨擊價值觀不正確的重要原因。例如《新月格格》《碧雲天》《一顆紅豆》、《又見一簾幽夢》、《浪花》…… 所有的第三者有共同特點:比第二者年輕、柔弱、欲罷不能、眼含一泡熱淚,也有少年愛慕她,但她就是執著於那個年長男人,“薄命憐她甘作妾”。瓊瑤沒有醜化原配,她們高貴雍容,但就是享有不到愛情,在被背叛的刺激下,她心中的惡滋生,變得不可理喻。當然,最後的結果總是原配放下屠刀,大家其樂融融,一副《金瓶梅》的言情烏托邦。《還珠三》裡的知畫幾乎是瓊瑤作品中唯一貌美心毒的第三者,並且得到了被遺棄的下場,青春挽回不了她的男人,這是違背社會現狀和瓊瑤小說基本規律的,我不能相信瓊瑤在寫這本書時發生了基因突變,對於一個成熟的創作者來說,改變人生觀比改變寫作方法要難上一萬倍!

  蔑視瓊瑤的人,往往推崇亦舒,就像亦舒自己說的“那個瓊瑤,提了都多餘”。比起瓊瑤迎合男權世界的觀點,亦舒似乎表現出某種女性主義氣質。她的女主角無論莫名繼承大筆遺產,或是被闊佬包養,都會窮得只剩下錢,勤勞的職業女性才會獲得幸福。但她有一個和瓊瑤相同的認知,也許她自己都沒意識到:老男人比小男人體貼可靠,除了有錢還有情意。陪著年輕丈夫相濡以沫,最終會熬到被離棄的那天。但亦舒又不忍心讓女主角那麼慘,所以讓她們三十來歲,尚存姿色時就遭遇離婚,這樣又墮入言情小說的套路:她會遇到一個更好的男人,帥、體貼、多金,當然一定要比她大,小於她的男人太危險了,遲早要變心!

  男人變不變心、婚姻安不安全,他的年齡只是充分條件,不是必要條件。就拿女作家為例,阿加莎·克裡斯蒂24 歲時嫁給了比她大的第一任丈夫,十幾年後丈夫有了外遇,逼她離婚。她報複的手段很妙,自己失蹤數天,用丈夫情人的名字在酒店登記,使全英國認為是她丈夫謀殺了她,陷入官司的痛苦。後來,她嫁給小她14歲的考古學家,幸福地老死。14歲!這個年齡差距恐怕讓中國的言情小說女作家驚呼吧!她們甚至舍不得讓女主角比男人大上哪怕一天,生怕男人因此無法再寵愛、嗬護女人。同一個男人,年齡的增長的確會讓他比年輕時成熟,但不要忘記,我們的女主角是在不同的男人中挑選,40歲不如30歲成熟的男人比比皆是,而且某些成熟的附加條件也許伴隨著陰暗、猥瑣。丈夫會不會出軌,夫妻會不會離婚,你可以求助於命運、性格、經營,但年齡起到的作用不會比其他因素多。或許言情小說家們認為:女人嫁給一個足夠老的男人,他應付年輕的妻子就不夠力氣,何況外面的女人?

  我們幾個女朋友去算命,算命師說其中一個女孩子:“你總是愛上老男人,但他外面總有別的女人。”她的眼光裡有驚歎,拚命點頭,在小說裡,年輕漂亮的她總該是勝利者吧!可現實生活不會那麼言情。如果有人看出了亦舒小說中的女性主義,那也是一種有限的、不徹底的女性主義,首先,她承認女人離不開男人,這確實也是社會現實;再次,她依舊遵從著中國男人設定好的價值觀:丈夫要比妻子有錢、年長、容許有少量的出軌……這難道不是一種偽女性主義?
          
轉載請注明出處,謝謝 http://tw.shuhai.org/articles/12/

言情小說  武俠小說  現代小說  外國小說  偵探小說  科幻小說  古典小說  軍事小說  紀實小說